您正在浏览:主页 > 学生园地 >

回家过年

时间:2018-12-19 16:26来源:16林业3班 作者:木惹曲 点击:
  我看过一本书,叫《父爱是一种深刻的语言》,曾被书里的父亲感动得稀里哗啦,以为那些都是世间少有的伟人,却不曾发现,我的身边也有这么伟大的父亲。
  时代发展到现在,任何地方虽然遥隔千里,却也近在咫尺。想去一个地方,交通方便,距离不再是问题。于是,在外地打工和读书的人数不断增加。
  逢年过节,尤其是回家过年是每个游子的希望,亦是每一位父母的期盼。只是许多在外的游子都打一个不能回来的电话之后,好久之事就不了了之。
  很幸运,我在凉山州读书,所以迎来了彝族年。学校通知放假时间后,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家里。但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,打这个电话,是想让家里高兴,还是想告诉他们放假时间,让他们到时候来接我回家。不知道,也许都有吧。想到这些,突然有些惭愧。
  打完电话,便是联系回家的车了,这种时期哪里都拥挤,一不小心就没回家的车票了。基本上,车票在几天前就被订完了。
  左等右等,掰着手指算,好不容易到了离校回家的时候,心情有些激动澎湃。只是看到班车的那一瞬间,心情有些复杂,又想上车,讨厌上车。因为,只有上车才能回家,可对于我这个严重晕车的同志来说,坐一次这样的长途班车相当于在鬼门关转了一圈。所以,对这个班车,我是又爱又恨。怀着复杂的心情,我踏上了回家的旅程。
  随着晕车的呕吐, 回家的路似乎格外长。好几次,以为就这么晕车死了,可爸爸一次次的电话还是让我有了期盼,隔段时间就打来一个电话,问车子到哪里了。随着那一声声的问候,连晕车都觉得幸福。
  最奔溃的是,在路上堵车。不,最绝望的是,在堵车的时候,看不到一点动静,你根本就不知道会堵多久。
  很不幸,我这次回家过年就遇到这种奔溃加绝望的堵车。前面的车子一辆接一辆的停下,我们也很无奈的停下了回家的脚步。过了几分钟,前前后后停满了车子,那一串开着尾灯的车子,像被按了暂停一样停留在路边。
  爸爸的电话又打来了,问我到哪里了,我告诉他堵车在路上了,问我堵在哪里,不知道;问我好久能出来,不知道。电话在无奈中挂断了。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电话一个接一个的打来,车子却不知何时能出去。望着那水泄不通的路,我崩溃的闭上了眼。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来了一辆警车,几个警察下车,让我们往下走的这排靠边再靠边,然后让往上的那一路车通过。等那边过得差不多的时候,让一些交警守在下面,拦着上来的车辆,让我们往下的这队过去。拥挤不堪的交通,就这么井然有序的通了。终于,我们又踏上了回家的路。望着渐行渐远的警察叔叔,我在心里默默向他们警了一个礼。除了感谢他们,我从心里替他们热爱他们这份工作,这种工作值得我们尊敬。
  下午就开始的堵车,到再出发已是晚上九点多了。到了县城的时候,十一点,都快凌晨了。一下车,冬天的冷风一阵阵吹来。掏出手机,告诉老爸,他的宝贝女儿到了,问他在哪个地方。问清楚以后,背着书包去找老爸了。
   走在街上,真的冷得发抖。走着走着,咦,那是不是我爸。一个穿得全身黑的中年男人,就站在寒风中,背对着我,看着像又不像。我不敢确定,又走了两步。大概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,前面的男子转过来,天哪,真的是我爸。问他怎么不在家里等我,站在外面那么冷,他说没事。
  据我妈打电话的情况,我爸为了接我回老家,中午十二点就在县城等着了。从中午十二点到晚上十二点,整整十二个小时,在寒冷的冬天里,在寒风刺骨的冬夜里,他就这么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翘首盼望他的孩子。爸,你为什么要在街上等?被冬天的寒风吹的你让人心疼。
  坐上爸爸的摩托车,完成回家的最后一段路程。已经凌晨十二点了,有点冷,有点黑,我被风吹得直发抖,靠在爸爸的背上,突然感觉温暖。爸爸用他爱的光忙照亮了回家这段漆黑的路,温暖了我那颗已经拔凉的心。
  谢谢你,老爸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